女、女儿备了一些酒菜,」她抹抹眼泪,手足无措地道:

  • 时间:
  • 浏览:66
  • 来源:中文文字幕文字幕_亚洲中文字幕第30页_中文字幕在线手机播放

  女、女儿备了一些酒菜,」她抹抹眼泪,手足无措地道:「给父皇补补身子。」

  话刚落音,橘衣连忙把装菜的盒子端了进来,一字排开,均是平日南桓帝最爱的美味佳肴。

  其它囚室里,酒菜也照样奉上,皇子公主以及各宫娘娘们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惟独南桓帝没有动筷。

  「这菜里下了毒吧?」他冷笑,「是给我们送行的吧?」

  「怎么会呢?」翩翩一怔,随即辩解道:「女儿就算再十恶不赦,也不敢毒害父皇和兄弟姊妹们呀……」

  「-不敢?」他挑挑眉,「-还有什么不敢的?朕问-,玄熠谋反的事,-是现在才知道,还是早就知道了?」

  「女儿……」她低头,咬了咬唇,「女儿早就知道了……」

  「所以-故意引朕看到你们的苟且之事,好让朕作王把-嫁给他,以便万一谋反失败之际保他的命吧?」

  「女儿是希望你们能看在女儿的份上,互相放过对方……」

  「哼,说得好听。朕问-,现在他得逞了,他可曾看在-的份上,善待朕?」

  望着这潮湿幽暗的天牢,翩翩无言以对。

  「朕真是白疼-了。」南桓帝叹道:「倘若别的孩子做出这样的事,朕大概不会怪他们,可-……从小到大,朕最最疼爱的就是-,-怎么忍心这样对待父皇?」

  「女儿……」她泣不成声,「女儿没有资格阻止他,没有能力救父皇……」

  「没有资格?-是他的妻子,他那样爱-,只要-说一句话,他会不听?」

  「可……父皇不要忘了,当年是您杀了他全家呀!」

  「所以-就眼睁睁看着他现在来杀我们?」

  「他答应过,不会取我们的性命……」

  「那又怎样?他如果把我们流放边关,-以为-那些从小养尊处优的兄弟姊妹们能受得了风霜雪雨?用这种暗无天日的生活来折磨我们,跟取了我们的性命又有什么区别?」

  「我会恳求他,让他为父皇安排一个好一些的去处。」

  「-……」南桓帝气得发抖,「原来,在-心里,一直是偏向他的。即使现在看到朕和-的兄弟姊妹如此痛苦的模样,-也还是偏向他的!」

  「我不偏向谁,」翩翩摇头,「这世上因果循回,做了孽,就会有报应。说句不中听的,父皇现在如此,只是上天给您的惩罚罢了。」

  「哈,-倒说得好听!」他厉笑,「那么他现在手上沾满了鲜血,-就不怕将来他会遭到报应?」

  「我不知道……」她低声呢喃,「如果真有那么一天,我就跟着他下地狱……」

  「好,-如果跟朕讲什么因果循回,那么朕就依了-的说法--我问-,朕这十六年来如此疼爱-,-是否应该报答朕呢?」

  「那当然!」她抬起诚恳的眸子,「无论父皇要孩儿做什么,孩儿都会尽心竭力。」

猜你喜欢

男性本能让贺承渊下意识伸出一条手臂接住了狼狈的女人。

男性本能让贺承渊下意识伸出一条手臂接住了狼狈的女人。林海蓝惊叫一声,条件反射抱住伸过来的救命稻草,来不及细想,两天手臂已紧紧抱住贺承渊的肩膀。暧mei气息瞬间在浴室烟花般炸开。

2020-04-14

高锦恒的吻丝毫不带怜惜,手指紧紧地捏着她的下巴

高锦恒的吻丝毫不带怜惜,手指紧紧地捏着她的下巴,力道很大,带来剧烈的酸麻和疼痛感。更像野兽的行径,他像是在发泄浓浓的怨愤和憎恶,带着浓浓的惩罚意味。直到呼吸变得困难,她终于用力

2020-04-14

当女服务生小心翼翼为她戴上的那一刻

当女服务生小心翼翼为她戴上的那一刻,项链的光芒在她纤细的脖颈星光熠熠,晃了所有人的眼,她们的脸上情不自禁地都流露出了羡慕甚至是嫉妒的神色。偌大的梳妆镜前,映衬着一个妆容美艳,衣

2020-04-14

员工们看着那张货真价实的支票

员工们看着那张货真价实的支票,个个都欣喜不已,纷纷欢呼雀跃,无暇理会其他,然而眼尖的记者一眼就认出了年轻有为的青年才俊沈氏集团总裁沈逸弦,职业敏感告诉他们眼下的沈逸弦和顾千寻之

2020-04-14

李妈妈,你看这事……”杜谦故做为难。

李妈妈,你看这事……”杜谦故做为难。李妈妈神色冷淡:“这是杜府家事,自然是杜大人做主。”杜谦便板了脸,对杜蘅道:“是你要留她,日后可别后悔!”“谢老爷,谢小姐,谢李妈妈……”张

2020-04-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