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女儿备了一些酒菜,」她抹抹眼泪,手足无措地道:

  • 时间:
  • 浏览:10
  • 来源:中文文字幕文字幕_亚洲中文字幕第30页_中文字幕在线手机播放

  女、女儿备了一些酒菜,」她抹抹眼泪,手足无措地道:「给父皇补补身子。」

  话刚落音,橘衣连忙把装菜的盒子端了进来,一字排开,均是平日南桓帝最爱的美味佳肴。

  其它囚室里,酒菜也照样奉上,皇子公主以及各宫娘娘们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惟独南桓帝没有动筷。

  「这菜里下了毒吧?」他冷笑,「是给我们送行的吧?」

  「怎么会呢?」翩翩一怔,随即辩解道:「女儿就算再十恶不赦,也不敢毒害父皇和兄弟姊妹们呀……」

  「-不敢?」他挑挑眉,「-还有什么不敢的?朕问-,玄熠谋反的事,-是现在才知道,还是早就知道了?」

  「女儿……」她低头,咬了咬唇,「女儿早就知道了……」

  「所以-故意引朕看到你们的苟且之事,好让朕作王把-嫁给他,以便万一谋反失败之际保他的命吧?」

  「女儿是希望你们能看在女儿的份上,互相放过对方……」

  「哼,说得好听。朕问-,现在他得逞了,他可曾看在-的份上,善待朕?」

  望着这潮湿幽暗的天牢,翩翩无言以对。

  「朕真是白疼-了。」南桓帝叹道:「倘若别的孩子做出这样的事,朕大概不会怪他们,可-……从小到大,朕最最疼爱的就是-,-怎么忍心这样对待父皇?」

  「女儿……」她泣不成声,「女儿没有资格阻止他,没有能力救父皇……」

  「没有资格?-是他的妻子,他那样爱-,只要-说一句话,他会不听?」

  「可……父皇不要忘了,当年是您杀了他全家呀!」

  「所以-就眼睁睁看着他现在来杀我们?」

  「他答应过,不会取我们的性命……」

  「那又怎样?他如果把我们流放边关,-以为-那些从小养尊处优的兄弟姊妹们能受得了风霜雪雨?用这种暗无天日的生活来折磨我们,跟取了我们的性命又有什么区别?」

  「我会恳求他,让他为父皇安排一个好一些的去处。」

  「-……」南桓帝气得发抖,「原来,在-心里,一直是偏向他的。即使现在看到朕和-的兄弟姊妹如此痛苦的模样,-也还是偏向他的!」

  「我不偏向谁,」翩翩摇头,「这世上因果循回,做了孽,就会有报应。说句不中听的,父皇现在如此,只是上天给您的惩罚罢了。」

  「哈,-倒说得好听!」他厉笑,「那么他现在手上沾满了鲜血,-就不怕将来他会遭到报应?」

  「我不知道……」她低声呢喃,「如果真有那么一天,我就跟着他下地狱……」

  「好,-如果跟朕讲什么因果循回,那么朕就依了-的说法--我问-,朕这十六年来如此疼爱-,-是否应该报答朕呢?」

  「那当然!」她抬起诚恳的眸子,「无论父皇要孩儿做什么,孩儿都会尽心竭力。」

猜你喜欢

呵呵,那你大可不必紧张,因为我并非心理医生,我开的只是一间服务公司

呵呵,那你大可不必紧张,因为我并非心理医生,我开的只是一间服务公司。」「但贵公司也提供心理治疗呀,在我眼里,跟心理医生差不多。」施明蕙坐下,轻轻搅拌已冷的咖啡。「施小姐大可把我

2020-03-06

她点点头,深吸一口气後,便一一照办

她点点头,深吸一口气後,便一一照办。可能是这个地方真的有点邪门,她躺下後不久,意识竟蒙胧起来,迷迷糊糊似在云端。忽然,她感到有人坐在了床边,但那人不似萧朗,因为那人的动作很轻,

2020-03-06

萧先生,不必客气,一个人喝酒很无趣,我也正想找人聊聊天呢。

萧先生,不必客气,一个人喝酒很无趣,我也正想找人聊聊天呢。」「我知道你心中一定很著急,很想知道到底施小姐派我来做什么,对不对?」萧朗一眼看穿他心事,「好吧,那么我就开门见山好了

2020-03-06

看起来我得送你一件礼物才行了。」雪儿莞尔

看起来我得送你一件礼物才行了。」雪儿莞尔。「啊?」「来,」拉她到柜台前,「看到没有,这儿有一条紫水晶手链。」「为什么要送我一条手链?」施明蕙懵懂。「傻瓜,其实我是想送你紫水晶。

2020-03-06

女、女儿备了一些酒菜,」她抹抹眼泪,手足无措地道:

女、女儿备了一些酒菜,」她抹抹眼泪,手足无措地道:「给父皇补补身子。」话刚落音,橘衣连忙把装菜的盒子端了进来,一字排开,均是平日南桓帝最爱的美味佳肴。其它囚室里,酒菜也照样奉上

2020-03-06